钳工许锦华喜欢带着问题去工作 通过“望闻问切”为机械治病

2017-12-06 13:25
钳工许锦华喜欢带着问题去工作 通过“望闻问切”为机械治病黄石在线(记者 胡波/文 鄢巍/摄)4日,在黄石东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47岁的钳工许锦华正在对自己负责的机床做着巡检。在这个声音嘈杂的生产车间里,许锦华双眼紧盯“千分表”的跳动状态。“千分表”,一种钳工常用检测机械是否正常运行的测量工具。如果要把头上的一根发丝分成二十等份,那么“千分表”曲轴跳动的高度只能是发丝厚度的二十分之一,否则代表着机械运行出现了异常。这时作为钳工就需要站出来,通过“望闻问切”,把机械的毛病给治好。同题问答问:你理解的“工匠精神”是什么?答:自身技术过硬,并且富有团队精神。问:如何呼唤“工匠精神”的回归?答:每个人都应该争当做一名合格的工匠,不断提高自己的技能。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小时候的许锦华在大人眼中绝对算得上是个“败家子”。“对于机械,我觉得自己天生就很感兴趣。”正是因为这种浓厚的兴趣,儿时的许锦华对摆放在家里的任何机械用品都想看一看,摸一摸,拆一拆。最先被许锦华盯上的是家里的老式座钟。那时候,他的脑海里蹦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座钟的钟摆会来回摆动呢?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许锦华拿出了父亲常用的起子、锤子等工具,三下五除二就把座钟给拆解了。经过一番观察,他才把座钟的机械运行规律弄明白。然而,钟表的机械运行规律是弄明白了,但是许锦华却不知道如何将座钟重新装好。“反正是摸着石头过河,不管怎样还是要自己试着装回去。”在摸索下,许锦华还真把拆卸的座钟进行了复原。可是从那以后,这台座钟每隔24小时就会慢上10多分钟。座钟拆完了,许锦华又迷上了家里的收音机。巧的是,在他迷上收音机不久,收音机的一只大喇叭就发不出声响了。打着“为收音机治下病”的旗号,许锦华又把收音机“大卸八块”。面对收音机里错综复杂的电线,许锦华又是一阵捣鼓。当他再次打开收音机时,不但坏掉的喇叭里没有声音,就连唯一那个好的喇叭也没了动静。时间一长,许锦华的父亲发现家里出了些怪事:原本用来计时的座钟总是“慢半拍”,一直用来听广播的收音机不见了声响,就连自己的自行车钢圈也起了瓢……每当家人说起这些怪事时,许锦华都不好意思做声。直到父亲问起许锦华时,家人们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他做的。“原本以为父亲会将我暴揍一顿,可是他并没有那样做。”对于许锦华的行为,开明的父亲没有太多的责备。只是脾气上来时,他才会责怪儿子太会“败东西”。这也让许锦华有了想进一步去“亲近”机器的动力。只不过,他开始渐渐懂得:光对机械有兴趣还不行,还要去了解机械的构造和原理。喜欢带着问题去工作1986年,16岁的许锦华进入技校学习喜欢的机电专业。在学校,他第一次系统学习了机械原理、机械构造、安装事项等知识。正是因为热爱,所以才会求知若渴。在学校老师眼里,许锦华是一个典型“爱钻牛角尖”的学生。“我喜欢带着问题去学习,对于不懂的问题喜欢弄个明白。”这也让许锦华形成了一个习惯:对于自己悟不透的机械问题,他一定要在学校里堵着老师问个不停。2年后,许锦华从学校毕业,在黄石一家工厂当了一名钳工。钳工是指工人主要手持工具对夹紧在钳工工作台虎钳上的工件进行切削加工的工种,它是机械制造中的重要工种之一。钳工主要任务是负责加工零件、设备维修、制造和修理各种工具。“进入企业后,我才发现在学校里学习的只是机械理论中的皮毛而已。”许锦华说,企业更看中的是工人的实际操作能力,但是在学校里学习的理论为他尽快适应新工作提供了便利。作为一名钳工,许锦华一直铭记自己的职责:机械的零件坏了,我要去修复它。如今,许锦华依旧是一个爱带着问题去工作的人,这个习惯也是他在学校里养成的。“修设备之前,我会思考机械的运行原理。”许锦华说,这样他能更容易找到机械的“病因”,然后进行修复。机械修完后并不算完,许锦华还要弄明白三个问题:机械为什么坏?机械为什么要这样修?机械的使用寿命为什么短?只有想明白这些问题,他才会离开自己的检修岗位。工作闲暇时,许锦华喜欢和其他钳工们坐在一起讨论设备的维修经验。“有些你不懂的问题,也许别人知道怎么解决。在一起聊天,这些问题也就说开了,工作难题也就不会再困扰着你。”为机械治病的人“为机械治病。”虽然许锦华能把工作一句话说明白,但是真做起来不亚于一名医生动了一台外科手术。目前,许锦华在公司负责维护的是一条全自动化的气缸座(压缩机中的主要零件)生产线。这条生产线由13台进口设备组成。每天,许锦华需要巡检自己的责任机床。当机械出现问题时,他需要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检测机械问题有些类似于中医治病时的‘望、闻、问、切’。”许锦华解释,钳工所指的“望”实际上是一种查看机械的过程,看机械能否正常运转;“闻”是指机械在运行中是否会听到杂声;“问”是指要询问操作工具体的机械故障是如何产生的;“切”则是指通过手摸机械来判断机械运行温度是否达到了临界值。在经过一系列的“诊断”后,钳工就会得出“诊断”结论,然后再根据结论动一台“手术”。“这时候,钳工要把机械拆开,该更换零件就更换零件,该修理的地方就要修理。”如今,在钳工这个行业干了近30年,许锦华发现现在的机械是越来越“娇气”了。“随着产品精密化程度越高,这对生产机械的日常维护和修理提出了新的要求。”30年前,许锦华记得,那时候的机械构造还很简单,机械原理也并不复杂。设备出了问题,钳工拿着锤子敲打一阵,生产机械也许就能正常运行了;然而,如今的生产设备正从当初的程控设备向数控设备转移,钳工们再也不敢随便敲打机器。他们只有不断了解数控原理,才能更好地解决机械故障。
收藏
相关阅读
文章分类:黄石社会 去大奖娱乐手机版:黄石在线 重点关注: 大奖娱乐手机版在线试玩网 黄石实事新闻 大奖娱乐手机版在线试玩 大奖娱乐手机版在线试玩直通车 黄石名人 ? 2015-2021 黄石在线www.ihuangshi.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内内容未经授权使用,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鄂公网安备 420204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