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是开在瓦楞上的花

2017-12-06 13:41
黄石在线(黄石日报)○ 杨轩《诗经》里说:“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落霜的清晨是美妙的,露水凝成霜花,云雾轻纱,亦真似幻。如画的诗行里,营造出唯美的意境。落霜的乡村更是美轮美奂。旷野平川,苍茫大地,朦胧、虚幻,宛如仙境一般。阡陌小路,蜿蜒交错,青砖灰瓦的农家,一座座,一幢幢,如碎云,如飞舞的玉带,参差不齐地散落在浓荫密树里。屋面上,瓦楞一片压着一片,依着凹槽,循着规矩,鳞次栉比地铺将开去。当薄薄的一层素白覆盖在灰蓝色瓦楞上时,乡村便晕染在意境深远的水墨画里,那些旧影斑驳的瓦楞也会赫然一新,洁净无瑕。放眼远观,霜映着景,景衬着霜,清雅淡远中透着恬静,古朴素简里充满着温情。太阳冉冉升起的时候,屋面上顿时闪烁着璀璨奇异的光芒,沉寂的村子不觉也灵动了起来。最勤快的是鸟儿,麻雀“叽叽啾啾”,从树枝上跳到屋面上,又从屋面上跳回树枝上,欢快地飞上飞下,一只,两只,……就成了一群。圆润清亮的鸟音,忽而如涓涓清泉,忽而如百鸟朝凤般的大合唱。“倏地”一道黑影掠过,几只山喜鹊仿佛从天而降,飘然而至。大摇大摆地步入瓦楞中间,摇晃着乌黑闪亮的尾巴,左顾右盼地好似跳一曲摇摆舞;不远处,两只山喜鹊轻手轻脚地躲到一支树叶后面,紧紧依偎着,你啄啄我的嘴,我理理你的翅膀,“喳喳吱吱”,好似说着动人的情话。屋舍前,鸡鸭潮水一般地涌了出来,屋顶脊梁上,谁家的大公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飞了上去,不甘示弱似傲然挺立着,抖了抖花翅膀,挺胸,抬头,一阵高亢、激越的鸣叫声穿透晨雾,破空而起;炊烟袅袅婷婷,缓缓升起,灰白的,淡青的,从烟囱里,从瓦楞的隙缝间,游龙一般飘渺于雾气里,渐渐地,淡了,远了,慢慢地弥散,融合在了一起;忽地,静静的树枝上坠落下来两片枯黄的叶片,鸟儿惊叫着跃上了树枝,公鸡却见怪不怪地迈起了优雅的步子,灵巧地挥舞着爪子,洋洋自得地画起了竹叶儿。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幅立体的竹叶图……霜前冷,雪后寒。傍晚时分,晴朗而又平静的天气忽然清冷起来,夜里必有霜。农人们早早地收了活计,鸡鸭理了理饱饱的嗉子,欢唱地进了笼,牛羊甩了甩滚圆的肚子,漫不经心地入了圈。橘红色的灯光星星点点地闪亮起来,在夜风下犹如流动的水波,涌动着,轻灵灵地荡漾开来。那橘红色的水波里飘出了电视的歌声,不时还有几声狗叫,在村陌巷尾徘徊、回响,随即,湮没于萧瑟冷冽的村口。村子里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关门声,村舍,篱笆,草垛……都笼罩在浩渺云烟里。氤氲的雾气如落在生宣上的墨迹,洇开,蔓延……瓦楞上,一片清冷冷的月光里,正静静地酝酿着洁净而又美妙的霜花,瓦楞下,一束束灯光里有烟火人家的温暖。如果说,瓦屋是乡村的背景色,那么,霜是开在瓦楞上的花。冬夜深深,泡一壶清茶,安坐于瓦楞下的屋舍里,静静地聆听,会有一阵阵很清晰的“悉悉簌簌”的声音,那是落霜的声音,那是霜在瓦楞上开花的声音。
收藏
相关阅读
文章分类:黄石社会 去大奖娱乐手机版:黄石在线 重点关注: 大奖娱乐手机版在线试玩网 黄石实事新闻 大奖娱乐手机版在线试玩 大奖娱乐手机版在线试玩直通车 黄石名人 ? 2015-2021 黄石在线www.ihuangshi.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内内容未经授权使用,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鄂公网安备 420204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