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中老师

2017-09-18 22:20
■李甫辉前些日有同学拉我进高中微信群,群里大多是同学,也有几位老师,时隔三十年,陡然见到高中老师亲切熟悉的名字和面孔,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记忆将我带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京山一中度过的三年岁月。1984年9月,我怀揣着录取通知书走进这所京山县唯一的重点高中学校里读书来了。我和父亲扛着米袋被子行李,从城中路老邮局斜对面的校门进来后,三条不同方向的校道出现在眼前。我们先择南道走,到单身宿舍楼找在这里教书的三哥去,称米买票,然后越过操场,到教学楼底层最北头的教室里找班主任胡常义老师缴费报名。教室里有不少同学已报完名,正低头看书。胡老师看来四十多岁,剪着黑直的短发,白的脸上已有皱纹。他是不苟言笑,说话带些刚气,他认真地填单、给我回单。第二天开始上课,我陆续认识新教我的老师们,听到许多精彩的讲课。数学金保琳老师,身材小小瘦瘦的,他是讲课板书很工整讲求的。每当同学考试成绩不太理想、简单的试题也出错时,他的脸上便显出沉重的样子。待人也诚恳,即便是对待他的学生。1987年夏天,高考填志愿结束后,我和班上的几个男生去金老师家玩儿。学生的到来,金老师很欣喜,他十分客气地给我们倒茶,坐在桌旁和我们说话,眼脸都显出对教出学生未来的期待和离别不舍。我工作后几次想去探望他,但终于没有见,想他现在应该已经退休,年纪也大约有六十多岁了吧。地理顾正华老师,他是人潇洒且才华横溢的,常穿了银灰色的喇叭西裤西服给我们上课,讲气候带的形成和分布,那时他已经结婚,他的爱人,漂亮的吴老师是我们的英语老师,晚自习时吴老师是披着黑漆瀑布般的头发在教室里轻轻走动,学生提问她就热情辅导,教室里白炽灯的黄光映照出学习氛围的和谐和宁贴。高二时,地理老师换成新从宋河高中调来的郭平波老师了,他身材瘦瘦的,眼睛亮亮的,脸色黝黑黝黑的。讲课非常幽默,同学犯傻做错题,他曾微愠地说,“真是一亩田大的红薯,还有半边长在别田里——一个大苕!”同学有时偷懒答题过简,他说“真是懒得烧蛇吃”,全班哄堂大笑起来。在轻松愉快里,我们也就受了教育,明了事理。其时他自己却并不笑的,现在想,他实在是太有特色的老师了。升入高三后,老师也变动了。1987年,我参加了高考,后到荆州师范专科学校读书。毕业后教书,直到现在,生活既然平淡,日子却很快地过去了。30年间,脑海里常常浮出高中岁月情形,那些德高有爱的老师,浸润育化的点点滴滴,尤在人生迟暮年岁,我愈加感觉到他们的好了,有时我想,人生许是因了他们那样的善爱,才精彩起这样那样的美好,那样的善爱,实在是我人生以为的至宝。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