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顽固

2017-09-21 14:04
■蒋治斌一个周末,芳芳和我手拉着手走进我家门。“这是芳芳吧,婧婧老在我跟前提你呢!”正摘豆角的奶奶抬起头。芳芳说声奶奶好,就蹲下身子,帮奶奶摘起豆角来。又一个周末,芳芳提着一罐蜂蜜来我家。“闺女,下次再提东西来,我可不理你了。”奶奶笑怪着。奶奶一个劲说芳芳懂事、勤快又会体贴人,让我多向她学点。“她那好,就让她做你孙女好了。”我假装生气嘟起嘴巴。“我倒是想,就担心……”奶奶笑着瞟了芳芳一眼。“奶奶。”芳芳上前抱住奶奶。奶奶脸上乐开了花。又一个周末,芳芳走进我家,见奶奶板着脸,忙把一篮水果放下,抱住奶奶的左胳膊摇晃:“奶奶笑起来才好看,好了好了,下次我不买还不行吗?”奶奶这才展颜和芳芳拉起话来。“奶奶,老闷在屋里对身体不好,我带您出去走走吧?”芳芳对奶奶说。“好吧,就听你的。”奶奶答应得很爽快。两小时后,她们回到家。“奶奶累坏了,快坐,我去给您倒杯水。”芳芳扶奶奶坐下。“累了也值。今天逛的地方真舒服,买东西又方便,住在那里的人真有福气哟。”奶奶满脸羡慕。“奶奶,那是福安家园。您想过去住?”芳芳笑着说。“她才不想,来做工作的来了一波又一波,她是死活不搬,老顽固一个哟。”我说。“芳芳,我现在想去住了,你可有办法?”奶奶不理会我,望着芳芳我哈哈大笑:“芳芳当然有办法,她可是拆迁办副主任呢。”
收藏
相关阅读